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铜雕工艺的历史

2020-2-21 17:48:09      点击:
原始时代的岩画,线刻,无论是模拟自然的写实物象或是装饰性的图案,其描写方法或造型模式多大同小异,尼罗河流域及地中海东部,各洞穴中所发现的线刻,其方法皆是先大略勾勒外面的形廓,然后予以着实的描写并刻成线形,随制作工具的发展,浅浮雕性质的岩刻也受到相应的促进,中国北方的原始游牧民族在绵延千里的阴山山脉,留下了大量记载他们生活历史的岩刻(或岩画),这个地区的岩刻特点是,写实性强,多以牛,马,山羊,鹿,虎,豹等野兽和家畜为题材,原始艺术家们将图形绘于致密光洁的黑石上,后用专门磨出的尖锐硬石刻出图形,成为石刻浮雕艺术的早期表现。

原始社会解体以后,浮雕艺术逐渐走向繁荣,在许多文明古国,为祈求死后永生而修造的陵墓,为祭祀祖先神灵而营建的庙宇,以及为颂扬帝王功业而树立的纪念碑,无不规模宏大,气势磅礴,浮雕这种兼具雕塑的实体性和绘画的叙事性的表现形式,很大程度地适应于古代社会生活和精神取向,它为表现人们想象中的神圣世界或伊甸园般的天国理想,以及记录现实生活中的重大事件,提供了有力的方式和广阔的天地。

公元前25世纪,卡通雕塑埃及已经成为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奴隶制国家,在那里大量的浮雕被用来装饰陵墓,庙宇和纪念碑,埃及人创造性地运用了三种典型姿态(①全部的正面,②绝对的侧面,③俯视的顶面)来塑造浮雕人物形象,努力营造一种静穆,神秘与威严的气氛,“纳米尔石板”的浮雕风格形式,标志着影响持久的埃及艺术程式的形成,其单纯简练的曲线造型和几何因素,在埃及古王国时期已趋于完善,有力的线性的塑造,使浮雕与题目,铭文的刻划具有相同的意义,在这里,硬直的阴刻线条强调了有精神象征意义的“动势”,而不再局限于再现一个现实化的形象和场面。

西亚的两河流域,孕育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浮雕艺术在两河流域的各个王国中呈现出不同风貌,而亚述王国的浮雕无疑达到了最高峰,亚述浮雕遵循叙事原则,以宏大的构图和细腻的刻画,铭记了国王的伟大功业和历代王国的兴衰荣辱,写实风格的《纳拉姆辛纪功碑》朴素而庄严。

1,建筑装饰浮雕。

(1)浮雕的创作要适应建筑的需要,同时也应充分展现自己的独特的存在意义和价值,纪念性和主题性浮雕多遵循叙事性构图的原则,并含有指示象征意味,它适应着纪念性建筑深远意义的表达,具有延展建筑精神的作用,它为泡沫雕塑表达人们某种向往,崇敬,膜拜的情感,以及记录重大事件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其形式也由古至今,不断被使用和发展。

(2)作为对建筑妆点美化的装饰性浮雕来说,同样更多地依附于建筑主体并因此而存在,装饰性浮雕,一般总是雕刻在某座建筑物的部件或局部的表面,例如门框,窗边,梁柱,墙面,转角等或其它建筑物的表面,巴特农神殿的三角客墙和长浮雕饰带,巴黎凯旋门的浮雕和法国阿尔弗雷德,穰尼埃设计的巴黎现代艺术馆浮雕,都是这方面的成功范例,装饰性浮雕与主题性和纪念性浮雕的区别,主要在题材的处理和意境的表现上,装饰性浮雕一般不重情节描述和叙事性,也不着意于表现重大主题,而更多地是追求抒情性和赏心悦目的形式感,内容形式和装饰部位也相对地自由和活泼,它更强调对装饰对象的依附和烘托,更强调空间形态上的适应性功能,以及对平衡,对称,条理,反复等形式美的规律和装饰艺术语言的运用,20世纪以来,装饰浮雕的风格经历了从简约,抽象到多元繁荣的变化过程,被广泛地运用于城市建筑空间,起到了装饰建筑,美化环境的作用。

2,架上表现性浮雕。

真正具有独立意义的浮雕更多地存在于个别雕塑家的锻铜雕塑作品当中,浮雕作为独立的雕塑形式发表使浮雕更能展示其自身的存在价值,立体主义的一批雕塑家如杜桑·维龙利普希茨,亨利·劳伦斯等等都创作了大量的架上表现性浮雕,利普希茨的作品把立体主义绘画的原则运用于雕塑,从比较单纯的几何形体出发,分割并穿插成人形,他尝试着实与虚的颠倒,探索着形体与空间的互相渗透,显示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和个性,劳伦斯的作品受毕加索的影响完成了一系列陶土,青铜,木材与石材的浮雕,其特点是将美丽清雅的色彩融合进低浮雕,色彩对于劳伦斯具有特殊的意义,尽管许多立体主义雕塑家都探索过色彩,就像立体主义画家追求浮雕和拼贴效果一样,劳伦斯认为色彩对于雕塑的功能,在于消除雕塑上光的变化,使雕塑具有它自身的光泽。

3,功用审美性浮雕。

功用审美浮雕是适应,并装饰人们日常生活用品的一种雕塑形式,它具有实用和审美的双重功能,它通常适应大众审美心理,适合工业和手工业生产,是物质生产与精神表述的综合产物,一般情况下它完全依附于载体,是一种在有规定和有限的空间内进行的艺术创造,但同样也可以表达艺术家个人的审美创造,它是古往今来一直倍受钟爱和重视的浮雕表现样式。